<small id="mxhh4"><thead id="mxhh4"></thead></small><tt id="mxhh4"><menu id="mxhh4"></menu></tt>
    1. <blockquote id="mxhh4"></blockquote>
    2. <blockquote id="mxhh4"></blockquote>

    3. 首頁 > 行業資訊

      案例|違約將清罐業務轉委托無危廢處置資質的個人,對污染后果承擔連帶責任

      專題網友投稿2022-09-05A+A-

      案例|違約將清罐業務轉委托無危廢處置資質的個人,對污染后果承擔連帶責任

      環境監測實戰
      環境監測實戰

      t-cnemc

      關注國家最新環境政策,交流環境監測技術,學習污水和廢氣處理技術,學習實驗室管理技能,提升環境監測、污水和廢氣處理能力。

      收錄于合集

      編者按

      今天分享一則水污染環境公益訴訟案例。

      本案中赫爾普公司在中標涉案油罐清洗業務后,未經中石化廣州分公司許可,將清洗業務書面轉委托給電白油脂公司,最終由不具備危險廢物處理資質的陸永輝、陸結興處置。赫爾普公司知道或應當知道涉案清洗業務實際是由陸永輝等人違法處置,卻未采取相應制止措施,放任污染環境后果的發生,故赫爾普公司應對陸永輝、陸結興的環境污染行為承擔連帶侵權責任。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20)粵民終127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廣州赫爾普化工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廣州市黃埔區石化路170號。

      法定代表人:肖興,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邦惠,廣東合眾拓展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公益訴訟起訴人):廣東省廣州市人民檢察院。住所地: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黃埔大道西66號。

      法定代表人:歐名宇,該院檢察長。

      出庭檢察人員:薛志英,該院檢察員。

      出庭檢察人員:鄭和平,該院檢察員。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陸永輝,男,1973年10月22日出生,漢族,住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韻,廣東法制盛邦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冼傳樂,廣東法制盛邦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陸結興,男,1985年8月5日出生,漢族,住廣東省廣州市黃埔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韻,廣東法制盛邦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冼傳樂,廣東法制盛邦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廣州赫爾普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赫爾普公司)因與被上訴人 廣東省廣州市人民檢察院(以下簡稱廣州市檢察院) 、陸永輝、陸結興水污染責任糾紛公益訴訟一案,不服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粵01民初326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20年1月16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上訴人赫爾普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劉邦惠到庭參加訴訟,被上訴人廣州市檢察院指派檢察員薛志英、鄭和平出庭參加訴訟,上級檢察機關廣東省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晏恒出庭參加訴訟,被上訴人陸永輝、陸結興的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王韻、冼傳樂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赫爾普公司上訴請求:改判造成本案所涉環境污染的責任人是陸永輝、陸結興二人,赫爾普公司不應承擔共同責任。

      事實與理由:

      (一)在赫爾普公司2016年1月中標承包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廣州分公司(以下簡稱中石化廣州分公司)油罐清洗項目之前,本案所涉的魚塘環境已受到嚴重污染,且茂名市電白油脂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電白油脂公司)也因此而受到黃埔區環保局處罰。但一審法院并未查明該事實。根據《民事公益訴訟起訴書》中認定的事實,2014年5月起陸永輝在不具備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情況下,通過轉包的方式承接中石化廣州分公司的清池清罐業務。并指示陸結興帶領勞務人員在其承租的廣州市黃埔區文沖大田山路石場路口一土地的魚塘邊對運輸廢油渣的油罐車進行清洗,并將清洗油罐車的含油廢水通過膠管存儲至儲存池,致使魚塘的底泥及水質受到污染。當時陸永輝也是掛靠電白油脂公司進行清洗油罐車業務,并于2014年6月受到黃埔區環保局處罰。也就是說,在赫爾普公司2016年1月中標承包中石化廣州分公司油罐清洗項目之前,本案所涉的魚塘環境已受到嚴重污染,因此,該責任應由陸永輝、陸結興承擔,與赫爾普公司沒有任何關系,赫爾普公司不應承擔連帶責任。退一步講,即使一審法院認定赫爾普公司應承擔連帶責任,那么也應進行責任區分,但一審法院沒有查明事實,也沒有進行責任區分,認定赫爾普公司對2016年1月中標前本案所涉的魚塘環境已受到嚴重污染后果也應承擔責任,屬認定事實不清。

      (二)一審法院認定赫爾普公司與陸永輝、陸結興非法處置危險廢物、嚴重污染環境的行為有關錯誤。陸永輝、陸結興是當地人,由于其所成立的企業廣州市文油清理服務有限公司沒有清洗油罐車業務的資質,故從2014年至2016年一直是掛靠電白油脂公司進行清洗油罐車業務,2014年電白油脂公司曾受環保局處罰過。**赫爾普公司于2016年1月中標后已也是由陸永輝掛靠電白油脂公司與赫爾普公司簽訂合同,因此,赫爾普公司將該項目委托給電白油脂公司負責具體清洗處理工作。赫爾普公司2016年1月中標承包中石化廣州分公司油罐清洗項目之后,與電白油脂公司簽訂了《清池油罐框架合作協議》,已將該項目委托給電白油脂公司,該協議已明確由赫爾普公司委托電白油脂公司負責由赫爾普公司中標的中石化廣州分公司油罐清洗項目的清洗處理工作,并約定了相關的費用由赫爾普公司與電白油脂公司結算,由赫爾普公司將相關費用支付給電白油脂公司,由電白油脂公司向赫爾普公司開具發票,該協議也已履行。**電白油脂公司也于2016年12月24日向赫爾普公司出具《委托書》“茂名市電白油脂化工有限公司現委托廣州市文油清理服務有限公司代收(包括開發票)2015-2016年清池清罐中未結算的勞務費,請貴司予以協助,由此產生的一切責任和后果由我司承擔,與貴司無關?!?*電白油脂公司是具備危險廢物的經營資質,赫爾普公司委托給電白油脂公司的行為是合法的行為,不應承擔任何責任。**而陸永輝、陸結興也是以電白油脂公司的名義進行清洗處理工作,并非是由赫爾普公司擅自委托陸永輝、陸結興進行涉案項目清洗處理工作(赫爾普公司沒有與陸永輝、陸結興簽過任何協議)。雖然陸永輝、陸結興在開展業務過程中直接與赫爾普公司對接,但是由于陸永輝、陸結興要進廠拉罐必須要有出入證,而且陸永輝、陸結興也是該業務的實際操作者,因此必須與赫爾普公司直接對接,且其是以電白油脂公司的身份與赫爾普公司對接。單春明和溫建明的陳述中也闡明了陸永輝、陸結興與赫爾普公司沒有任何生意往來。而電白油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文的陳述中稱與赫爾普公司簽訂的“意向書”與事實不符,上述《委托書》已證明電白油脂公司與赫爾普公司所簽訂的合同已實際履行。因此,從主體上看,具體負責涉案項目清洗處理工作的企業是電白油脂公司,應承擔連帶責任的是電白油脂公司,并非是赫爾普公司,故一審法院認定赫爾普公司應承擔連帶責任缺乏事實依據。另外,**赫爾普公司與中石化廣州分公司兩個項目有關工作約定地點都是在中石化廣州分公司廠區內,陸永輝、陸結興到廠外清洗才導致污染。因此,陸永輝、陸結興應自行承擔造成污染的責任,跟赫爾普公司沒有關聯性。

      (三)生效的廣州黃埔區人民法院(2017)粵0112刑初1325號刑事判決書認定造成本案所涉環境污染的責任人是陸永輝、陸結興二人,并沒有認定赫爾普公司是責任人。因此,應由陸永輝、陸結興承擔民事賠償責任,赫爾普公司不應承擔連帶責任。(四)一審法院擅自改變了廣州市檢察院的一審中訴訟請求,屬越權判決,依法應予改判。原審中,廣州市檢察院的請求是赫爾普公司承擔連帶責任,而且主要責任人是陸永輝、陸結興二人,但一審法院判決赫爾普公司與陸永輝、陸結興承擔共同責任。而共同責任與連帶責任是不同的二種責任,共同責任是根據承擔民事責任的民事主體數量的不同而對民事責任分類的一種,即兩個或更多的民事主體共同承擔一項民事責任。兩個以上的人共同實施違法行為并且都有過錯,從而共同對損害的發生承擔的責任,如加害人為兩個以上的人對受害人承擔的責任。而連帶責任是任一責任人承擔全部責任,在連帶責任的責任人內部進行追償。而共同責任則不然。故一審法院判決赫爾普公司承擔共同責任是錯誤的,也是超越原告的訴訟請求范圍,屬越權判決,應予糾正。綜上所述,一審法院判決赫爾普公司承擔連帶責任的理由及事實不足,請求二審法院作出公正判決,改判赫爾普公司不應承擔共同責任。

      廣州市檢察院答辯稱,現有證據足以證明赫爾普公司在承接了涉案清罐業務后,未盡到應負的監督管理義務,導致無相關處理資質的陸永輝、陸結興等人自行處理危險廢物,造成環境污染。赫爾普公司的行為與環境污染后果之間具有因果關系,應與陸永輝、陸結興共同承擔環境侵權責任。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

      陸永輝、陸結興答辯稱,同意一審判決。

      廣州市檢察院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判令陸永輝、陸結興、赫爾普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180日內將位于廣州市黃埔區XXX南側竹棚的涉案被污染的東側魚塘的水體及底泥修復至與未受到污染的西側魚塘污染物平均濃度一致的狀態;2.判令陸永輝、陸結興、赫爾普公司支付因本案支出的應急處置費用、事務性費用合計338080元;3.判令陸永輝、陸結興、赫爾普公司在省級以上電視臺或全國發行的報紙公開賠禮道歉。

      一審認定的事實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2014年5月起,陸永輝在不具備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情況下,通過轉包的方式承接中石化廣州分公司的清池清罐業務,并聘請陸結興作為管理人員負責接送勞務人員、參與清池清罐及其他管理工作。2016年,中石化廣州分公司與赫爾普公司簽訂《清池及危險廢物處理合作框架協議》,約定中石化廣州分公司將其需要清理的污水池及部分需要處理的廢物委托赫爾普公司處理,具體項目見作業部開出的“工程任務單”或者安全環保部開出的“油罐(池)清掃協議書”,履行期限在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未經中石化廣州分公司書面明示許可,赫爾普公司不得將委托工作轉委托給第三方等內容。該協議附件2《廢物料(液)的品種》載明廢物為HW08浮渣和含水污油。2016年期間,赫爾普公司陸續中標中石化廣州分公司發出的均質罐D7202A、G111罐及G103罐的清理項目。赫爾普公司中標后,該三罐的清理項目實際由陸永輝通過轉包的方式承接實施,共清理HW08浮渣、含水污油3727.08噸。

      陸永輝在經營中石化廣州分公司清池清罐業務的過程中,為達到中石化廣州分公司提出的每次進入廠區必須空車進入的要求,指示陸結興帶領勞務人員在其承租的廣州市黃埔區文沖大田山路石場路口一土地的魚塘邊對運輸廢油渣的油罐車進行清洗,并將清洗油罐車的含油廢水通過膠管儲存至水泥建造的1個大的儲存池和2個小的儲存池內,致使上述儲存池南面一面積為1750平方米的魚塘(東側魚塘)的底泥及水質受到污染。2016年12月28日,廣州市黃埔區環境保護局查處上址,查獲3個儲存池內的危險廢物582.6噸及3輛油罐車等物品。經檢測機構鑒定,3輛油罐車、2個小的儲存池內的物質主要成分為礦物油,屬于《國家危險廢物名錄》中的HW08廢礦物油與含礦物油廢物;大的儲存池及連接東側魚塘的膠管內的物質均含少量礦物油;東側魚塘底泥礦物油含量在160-431毫克/克之間,該魚塘水體COD、氨氮、石油類的含量均超過《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V類水的限值,屬于劣V類水體;西側魚塘底泥礦物油含量在9-17毫克/克之間。

      2017年5月5日,廣州市黃埔區環境保護局委托廣東省環境科學研究院對上述廢油儲存點涉嫌污染環境事件所造成的環境損害進行評估。2017年9月8日,廣東省環境科學研究院作出《廣州市黃埔區XXX廢油儲存點涉嫌污染環境案生態損害評估報告》,載明:事件發生地位于廣州市黃埔區XXX南側(竹棚中心位置坐標:北緯23°7′40.06″,東經113°28′45.36″);本評估以西側魚塘污染物平均濃度作為對照區域確定環境基線,其中:地表水中的COD(mg/L)環境基線為21.1,氨氮(mg/L)環境基線為0.74,石油類(mg/L)環境基線為0.1225;底泥中的礦物油(mg/L)環境基線為14.25;西側魚塘整體屬于Ⅳ類水體,與周邊水體水功能區劃相符;東側魚塘水體水質較差,地表水污染物的含量均超過《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V類水的限值,屬于劣V類水體,底泥礦物油含量比西側魚塘高出很多,有受到礦物油污染的情況;2017年6月,當事人委托有處置資質的茂名市恒博化工有限公司對事發地儲存池內固體廢物開展清運及后續處置工作,雙方簽訂的服務合同約定的服務費用135萬元計入本次事件生態環境損害費用內;東側魚塘生態修復費用,經向省內多家生態修復單位詢價,其中廣州市金龍峰環保設備工程有限公司提供了完整的環境污染項目治理方案,受污染東側魚塘的生態修復費用暫以該公司環境污染項目治理方案總費用5916300元計算,該方案的項目總工期為90日歷天;本次事件造成的環境污染損害費用主要來自應急處置費用、生態損害費用及事務性費用三部分,經核算,廣州市黃埔區環境保護局為本次事件支出應急處置費用主要為環境監測費用3700元、事務性費用334380元(包括鑒定費用44500元、損害評估費用15萬元、固體廢物量檢測費用4320元、礦物油含量檢測費用3萬元、看守費用105560元),本次事件生態環境損害費用為7266300元(包括儲存池內固體廢物處置費用135萬元、魚塘生態修復費用5916300元,其中生態修復費用為基于收到報價文件作出的初步估算,最終費用以實際工程情況為準);特別事項說明,本報告參考現行收費價格及造價標準計算本次事件中受污染魚塘的生態修復費用,由于暫未確定生態修復方案,因此現有生態修復費用的計算結果為預估結果,最終處置方式與處置總價需根據最終確定的生態修復費用結果而定。因此,現有生態修復費用計算結果僅反映了現有條件下對可能存在的污染物的基本修復成本,最終所需費用需在實際開展污染修復工程后方能確定等內容。

      2017年8月3日,廣州市黃埔區環境保護局會同其他相關單位對上述環境污染事發地的三個儲存池進行現場檢查,檢查結果為三個儲存池的含油廢物已清理干凈,現場已無含油廢物殘余。2018年2月21日,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對陸永輝、陸結興犯污染環境罪一案作出(2017)粵0112刑初1325號刑事判決,認定了上述陸永輝、陸結興違反國家規定,在未取得《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情況下,非法處置危險廢物,嚴重污染環境的事實,判決陸永輝、陸結興犯污染環境罪,該份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2018年4月23日,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檢察院詢問陸永輝、陸結興上述受污染魚塘的清理工作,陸永輝陳述還沒有做受污染魚塘的清理工作,但有找專家出清理方案;陸結興陳述不清楚受污染魚塘的清理工作。據此,廣州市檢察院認為案涉環境污染事件中的魚塘生態修復工作還沒開展,社會公共利益受損狀態仍在持續,遂提起本案環境民事公益訴訟。

      一審裁判觀點

      一審法院認為: 廣州市檢察院提起本案水污染責任環境民事公益訴訟, 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五十五條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檢察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三條規定的提起公益訴訟的條件和程序,訴訟主體適格,一審法院予以支持。

      陸永輝、陸結興非法處置危險廢物,嚴重污染環境的事實清楚,陸永輝、陸結興、赫爾普公司均不持異議,一審法院予以認定。陸永輝、陸結興處置的危險廢物包括赫爾普公司中標而得的案涉油罐清理項目的危險廢物,且陸永輝、陸結興非法處置危險廢物造成環境嚴重污染的行為持續在赫爾普公司中標而得的案涉油罐清理項目的實施過程中,故赫爾普公司與陸永輝、陸結興污染環境的行為有關。 赫爾普公司沒有證據證明其承接案涉油罐清理項目后經過委托方中石化廣州分公司的許可轉包給他人實施,赫爾普公司也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案涉油罐清理項目實際上由陸永輝、陸結興實施,故赫爾普公司未經中石化廣州分公司許可,將中標而得的案涉油罐清理項目轉包給沒有危險廢物處置資格的陸永輝、陸結興實施,既違反其與中石化廣州分公司的委托合同的約定,又違反從事危險廢物處置經營活動應當領取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法律規定。同時,赫爾普公司轉包案涉油罐清理項目后,對陸永輝、陸結興處置清理案涉油罐而產生的危險廢物的行為也沒有進行有效的管理和監督。 因此,對于陸永輝、陸結興非法處置案涉危險廢物,造成案涉水環境受到嚴重污染的后果,赫爾普公司負有過錯,赫爾普公司的上述行為與陸永輝、陸結興非法處置危險廢物的行為構成共同污染環境的侵權行為?!吨腥A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六十五條規定:“因污染環境造成損害的,污染者應當承擔侵權責任?!惫屎諣柶展疽婪☉斉c陸永輝、陸結興共同承擔環境污染損害的民事侵權責任。赫爾普公司認為其不是案涉環境污染行為的實施主體,不應對陸永輝、陸結興污染環境的行為承擔連帶責任的抗辯意見不能成立,一審法院不予采納。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環境侵權責任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條規定:“對查明環境污染案件事實的專門性問題,可以委托具備相關資格的司法鑒定機構出具鑒定意見或者由國務院環境保護主管部門推薦的機構出具檢驗報告、檢測報告、評估報告或者監測數據?!卑干嫠h境污染事件發生后,對當地負有環境保護監督管理職責的廣州市黃埔區環境保護局就涉案水環境污染損害事實的專門性問題,委托具備資格的廣東省環境科學研究院進行鑒定評估,符合法律規定。廣東省環境科學研究院受托編制的《廣州市黃埔區XXX廢油儲存點涉嫌污染環境案生態損害評估報告》,程序合法,依據充分,一審法院予以采納?!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八條規定:“對污染環境、破壞生態,已經損害社會公共利益或者具有損害社會公共利益重大風險的行為,原告可以請求被告承擔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影響、恢復原狀、賠償損失、賠禮道歉等民事責任?!钡诙畻l第一款規定:“原告請求恢復原狀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判決被告將生態環境修復到損害發生之前的狀態和功能。無法完全修復的,可以準許采用替代性修復方式?!钡诙l規定:“原告請求被告承擔檢驗、鑒定費用、合理的律師費以及為訴訟支出的其他合理費用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予以支持?!北景钢?,陸永輝、陸結興已將案涉環境污染事發地的三個儲存池的含油廢物清理干凈,但沒有對案涉受污染的東側魚塘的生態環境進行修復,故陸永輝、陸結興、赫爾普公司污染環境的行為造成的水環境損害至今仍未修復,已經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因此,廣州市檢察院要求陸永輝、陸結興、赫爾普公司共同將案涉受污染的東側魚塘的水體及底泥修復至與未受到污染的西側魚塘污染物平均濃度(即上述《廣州市黃埔區XXX廢油儲存點涉嫌污染環境案生態損害評估報告》確定的環境基線)一致的狀態,共同賠償案涉環境污染損害的應急處置費用和事務性費用共338080元,以及共同在省級以上電視臺或者全國發行的報紙公開賠禮道歉以示真誠悔過的訴訟請求,事實及法律依據充分,一審法院予以支持。環境污染損害的應急處置費用和事務性費用應當返還給廣州市黃埔區環境保護局。至于上述修復工作的期限,雖然上述《廣州市黃埔區XXX廢油儲存點涉嫌污染環境案生態損害評估報告》提出的修復方案的總工期為90日歷天,廣州市檢察院放寬至180天,但鑒于上述評估報告提出的修復方案僅是一家生態修復單位作出,案涉受污染的東側魚塘需處置的水體和底泥的數量及處置工作量均多,水環境修復工作的難度大,修復后還需一定時間的監測,鑒定機構在庭審中也建議修復后另委托一家單位進行評估核實以保障生態修復的效果等因素,以及陸永輝、陸結興在案發后主動清理干凈了三個儲存池的含油廢物,在本案訴訟中也表示愿意修復受污染的生態環境,表現出了一定的悔過,按照上述評估報告建議的修復費用也需要一定時間籌措等情況,一審法院酌情采納陸永輝、陸結興提出的修復期限,確定案涉受污染的東側魚塘的生態環境修復期限為一年。

      一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六十五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環境侵權責任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八條、第二十條第一款、第二十二條規定,判決:一、陸永輝、陸結興、赫爾普公司自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一年內,共同將位于廣州市黃埔區XXX南側竹棚的案涉被污染的東側魚塘的水體及底泥修復至與未受到污染的西側魚塘污染物平均濃度(即廣東省環境科學研究院編制的《廣州市黃埔區XXX廢油儲存點涉嫌污染環境案生態損害評估報告》確定的環境基線)一致的狀態;二、陸永輝、陸結興、赫爾普公司自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共同賠償應急處置費用、事務性費用合計338080元(該費用用于返還給廣州市黃埔區環境保護局);三、陸永輝、陸結興、赫爾普公司自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共同在省級以上電視臺或者全國公開發行的報紙發表經一審法院認可的賠禮道歉聲明。如果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本案受理費6371元,由陸永輝、陸結興、赫爾普公司共同負擔。

      二審中,赫爾普公司提交了三份證據,證據一為2014年4至6月廣州市黃埔區環境保護局的行政處罰情況,擬證明赫爾普公司在中標涉案油罐清洗項目之前涉案魚塘環境已受到嚴重污染。證據二為電白油脂公司向赫爾普公司出具的一份《委托書》,擬證明赫爾普公司將涉案油罐清洗業務轉包給電白油脂公司,并支付了相關費用,雖然相關工作由陸永輝、陸結興負責,但產生的責任應由陸永輝和陸結興承擔,與赫爾普公司無關。證據三為赫爾普公司與中石化廣州分公司簽訂的兩份《委托合同》,擬證明有關危險廢物應在廠內指定位置處理,陸永輝、陸結興的污染環境行為是在廠外洗車是造成,不是在赫爾普公司的業務范圍內造成的。廣州市檢察院經質證,對證據一、證據三的真實性與合法性予以確認,對關聯性不予認可;對證據二的真實性、合法性和關聯性均不予認可。陸永輝、陸結興經質證,對證據一、證據二的真實性與合法性不發表意見,對關聯性不予認可;對證據三的真實性與合法性予以確認,對關聯性不發表意見。廣州市檢察院提交了一份證據,為2014年6月16日廣州市黃埔區環境保護局的一份《行政處罰決定書》,擬證明赫爾普公司認為其在中標涉案油罐清洗項目之前涉案魚塘環境已受到嚴重污染的主張缺乏依據。赫爾普公司經質證,對其真實性與合法性予以確認,對關聯性不予認可。陸永輝、陸結興經質證,對其真實性與合法性不發表意見,對關聯性予以認可。經審查,赫爾普公司提交的證據一與廣州市檢察院提交的證據相互印證,本院對其真實性與合法性予以確認,關聯性在下文論述;對于赫爾普公司提交的證據二,僅能證明赫爾普公司與電白油脂公司的業務往來,并不足以證明陸永輝、陸結興的環境污染行為與赫爾普公司無關,故對該證據本院不予采納;對于赫爾普公司提交的證據三,雖然廣州市檢察院、陸永輝、陸結興對其真實性與合法性予以認可,但該證據在一審起訴前已存在,且并不能證明其主張,故對該證據本院亦不予采納。一審認定的基本事實清楚,本院予以確認。

      二審裁判觀點

      本院認為,本案為水污染責任糾紛公益訴訟。根據雙方的訴辯意見, 本案的爭議焦點是:赫爾普公司是否應當與陸永輝、陸結興共同承擔環境污染損害的民事侵權責任。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環境侵權責任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的規定,兩個以上污染者共同實施污染行為造成損害的,應當承擔連帶責任。本案中,陸永輝、陸結興非法處置危險廢物,嚴重污染環境的事實清楚,各方當事人均不持異議,本院予以確認。

      根據查明的事實,赫爾普公司在中標涉案油罐清洗業務后,未經中石化廣州分公司許可,將清洗業務書面轉委托給電白油脂公司,最終由不具備危險廢物處理資質的陸永輝、陸結興處置。根據公安機關對陸永輝、陸結興的訊問筆錄和對溫建明等人的詢問筆錄可知,赫爾普公司知道或應當知道涉案清洗業務實際是由陸永輝等人違法處置,卻未采取相應制止措施,放任污染環境后果的發生,故一審法院認定赫爾普公司應對陸永輝、陸結興的環境污染行為承擔連帶侵權責任正確,本院予以確認。關于赫爾普公司上訴主張其將清洗業務委托給了有資質的電白油脂公司,陸永輝、陸結興的環境污染行為與其無關,理由不能成立。

      關于赫爾普公司上訴主張在其中標承包涉案油罐清洗項目之前涉案魚塘環境已受到嚴重污染的問題。赫爾普公司提交的證據僅能證明電白油脂公司曾在2014年因貯存項目沒有執行環評制度、未設置危險廢物識別標志及未制定有關防范措施和應急預案等事由,被環保機關行政處罰,在沒有其他證據予以佐證的情況下,并不能證明涉案魚塘在當時已受到嚴重污染,故其據此主張不承擔責任或減輕責任,缺乏事實依據。

      關于赫爾普公司上訴主張另案刑事判決已認定涉案環境污染的責任人是陸永輝、陸結興二人,并未認定赫爾普公司為責任人的問題。 民事責任與刑事責任是兩種不同的責任形態,環境侵權民事責任的承擔,應以行為人是否侵害環境造成環境損害為認定標準,而不以刑事責任的承擔為前提,故赫爾普公司以其未在另案刑事判決中承擔責任為由,主張免除本案環境侵權民事責任,缺乏事實與法律依據。

      關于一審法院是否改變了廣州市檢察院的訴訟請求問題。廣州市檢察院一審起訴時的訴訟請求為判令陸永輝、陸結興、赫爾普公司修復涉案魚塘、支付應急處置費用和事務性費用及公開賠禮道歉,一審法院判決陸永輝、陸結興、赫爾普公司對上述訴請共同承擔責任,實際上是由赫爾普公司與陸永輝、陸結興承擔連帶責任,故赫爾普公司據此主張一審法院改變廣州市檢察院的訴訟請求,依據不足,本院不予采納。

      綜上所述,赫爾普公司違反與中石化廣州分公司的約定,擅自將涉案油罐清洗業務轉包給不具備危險廢物處理資質的陸永輝、陸結興,導致環境受到嚴重污染,其應當與陸永輝、陸結興共同承擔環境侵權責任。赫爾普公司二審期間提交的證據不足以推翻本案一審認定的事實,故其主張缺乏事實與法律依據。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6371元,由廣州赫爾普化工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羊 琴
      審判員 李 磊
      審判員 李 芹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八日
      書記員 曹麗霞
      來源: 未來之璐

      轉自:環評互聯網

      相關內容

      相關內容

      能化大數據平臺 ©201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4007155號-3 網站地圖 化工熱詞舊版本
      關于我們| 會員說明| 廣告合作| 聯系我們| 免責聲明| 投稿須知|

      能源化工大數據平臺-煤化工網二維碼
      在線客服
      服務郵箱

      服務郵箱

      cnmhg168@163.com

      微信咨詢
      微信
      返回頂部
      X我的網站名稱

      截屏,微信識別二維碼

      微信號:anquanhun

      (點擊微信號復制,添加好友)

        打開微信

      微信號已復制,請打開微信添加咨詢詳情!
      被公玩弄的年轻人妻

      <small id="mxhh4"><thead id="mxhh4"></thead></small><tt id="mxhh4"><menu id="mxhh4"></menu></tt>
        1. <blockquote id="mxhh4"></blockquote>
        2. <blockquote id="mxhh4"></blockquote>